河池论坛

搜索
查看: 5600|回复: 0

[文学] 创作中的小说节选

[复制链接]

23

主题

24

帖子

117

积分

初级会员

Rank: 2Rank: 2

积分
117
发表于 2019-1-10 09:12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40
林晓翠刚从地里回来,徐夸嘴就让徐岚岚拿了一封信给她。
“妈妈,爸爸给你写信了。”徐岚岚甜声的叫着。林晓翠一阵惊喜,急忙接过信,恨不得马上打开,马上能读到徐富贵那些千般温馨万般柔情的话语。
这几个月徐富贵很少来信,她很理解徐富贵,她想象得出徐富贵的忙碌。要不,肯定是挣不了那些钱的。这几个月里,她也到邮电所和徐富贵通过几次话,可每次几乎都是汇报徐岚岚和徐旺旺的成长,自己对徐富贵的思念,没有一次能说得出口。每一次听到徐富贵说的那些安慰的话,她的心里就像喝到了一些镇静剂,会平静好几天……林晓翠不好意思当着徐夸嘴的面打开信来读,只好把信封放在面前的桌子上,然后就抱着徐旺旺喂奶,而思绪在漫无边际地飘飞,剪不断,理还乱。
这信的封面怎么就没写上寄信人的地址呢?只有“内详”两个字。林晓翠看着信封上的字迹,感到有些疑惑。
林晓翠走进房间,坐在那张简易的梳妆台前把信打开。
“……封锁的记忆慢慢开启,昨日的云烟随风散去。思念如一棵开花的树,在这个季节的垄中旖旎茂密。若有灵犀,你可否留意,每天晨晖中的晃动,那不是风,而是我深情的叮咛。浓浓淡淡的心绪温婉在岁月里,日子,疏落成一笔明月清风,月缺是诗,月圆是歌。尘世、繁华、云烟淡远,我心中所有的语言交给了无言。流年,在文字中婉转,悠扬;人生,每一份经历,在时光中生香。还好,我不在乎忧伤,只眺望经年的芬芳。如此,季节开始晕染舒适、清爽……时光里的故事盘旋在心间,是一朵温暖的记忆……”何喜描述着见到她那天难忘的情景,回味着难忘的对话,还有很多问候、祝福以及这些充满诗情画意的话语。林晓翠第一次读到了何喜写给她的信,心里就像有一只狂蹦乱跳的兔子,撞击着她的心壁,她的脸上一阵又一阵的燥热。
林晓翠长这么些年来从来没有读过别的男人的信,只是在读初中的时候读过别人夹进她书本里的那些片言只语的字条。那时的她,青涩的年纪年少的心湖泛起一阵羞涩过后,没有涟漪频频,更没有心旌摇荡。她和徐富贵相恋的日子,因为没有太远的距离,很多时候都是心照不宣的行动,而没有写过诗情画意令人向往的情语。在林晓翠的心中,徐富贵是一个很实在而又淳厚的人,她之所以决定嫁给他。何喜的话语虽然洋溢着满腔温情,但没有暧昧。何晓翠读着也还觉得很甜心,她甚至还隐隐的感觉到何喜有些才气。何喜的形象第一次清晰地在她的脑海里浮现。
林晓翠把信叠好装进信封,放到抽屉里。被别人喜爱着也是幸福的,而且是在相思自己的男人的日子里。何喜的话语就像是一股甘泉,流进了林晓翠龟裂的心田。
林晓翠来到芭木乡邮电所再次见到何喜的时候,是在她读了那封信后的一个月。林晓翠站在柜台前把签好字的一张汇款单递给何喜的时候,何喜静静地看了她好久,看得她搭话都有一点发颤,脸颊都有些发烫。
“这么久都没有见到你,我以为你忘了我在这里——在这里一直等着你呢。”何喜似真非真地笑着说。
“没有的,我种田种地很忙,少有时间来赶圩。只是要领这汇款单的时候才来的。”林晓翠实话实说,诚实得像一个孩子似的。
“你也会种田种地呀,看起来不像的。种田种地的人闻起来有阳光的味道,看起来有风雨的印痕,想起来有啃青的酸涩。你没有!”何喜定睛的看着林晓翠说。
“不信啊,有时间你去看看,我不会骗你的,我种了很多的瓜果蔬菜……”林晓翠不好意思把话说完,因为她种的那些农作物没有什么长势,也没有什么丰收的景象。
“当真的?有机会我一定去。一定去和你一起参加劳动”何喜说得掷地有声。其实,何喜早就巴不得林晓翠有一句邀请,他好顺就和林晓翠近距离地接触一次。
转眼就到了金秋,赛村周围的山坡岭地草莽染黄,树叶开始飘零,鸟儿在山涧啾鸣。天空中的浮云絮絮如丝如绸,懒懒散散的飘向远方。
“树叶的飘零,不是因为风的追求,而是因为树的不挽留?鸟儿啾鸣,是因为常处的欢聚,抑或是久别的相逢?云卷云舒,是不留恋原地的风景,还是另有追逐?……”一日,林晓翠坐在田埂上休憩,何喜写给她的这些话又在这个时候清晰起来,她回味着,心中涌起啃青的生活。这样的季节,最能挑拨一个人的思绪。物尤如此,人何以堪。是啊,人影双双的劳作是欢愉的,孤单影只的劳作是悲戚的。而且,还有一个日夜牵肠挂肚的人在远方。思念的负荷,让林晓翠那颗没有经过风吹雨打的心难以舒展。
林晓翠把目光投向村边那蜿蜒曲折的公路,她的希望一直沿着公路向山外延伸。
待到日头偏西时,林晓翠看见何喜把那辆邮政送件摩托车停在公路边,正向她走来,她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。
“晓翠,还不收工啊。我是过来送信的,顺便来看看你!”何喜远远地向她打招呼。
“哦,准备了。你去哪个村送信来的?”林晓翠很激动,突然感觉自己问得有点唐突。
“我—我——最里边那个村子。”何喜说不上村子的名来,只是用手指着远处的群山说。
林晓翠顺着何喜的手指望去,看不到任何的村庄。她转过脸来嫣然一笑。“你——你骗人的!群山里面没有村庄。”林晓翠娇嗔地说。
“群山里面没有村庄,就像你的心里没有我一样。你心里的风景太美丽,却没有我的一处。”何喜看着远山,若有所思地说。
林晓翠明白何喜的意思,何喜给她写过三封信,她片言只语都没有回应。“心中的风景已经定格,我不能移花接木啊。要是随心嫁接,你说会枯萎吗?”林晓翠笑着反问。
……
夜幕笼罩了整个赛村,林晓翠送别了何喜,才疾步地向家里走去。
41
“做活路不懂得天亮天黑,看你回来这么晚的,娃崽哭得声音都哑了,以后要记得……”林晓翠踏进家门的时候,徐夸嘴抱着徐旺旺一直在嘟哝着。看见林晓翠回来,他的声音故意放大了很多。
“我记得啦,辛苦你啦!”林晓翠说着,急忙接过徐旺旺,挪一根凳子靠屋壁坐下来,捞出乳头塞进徐旺旺的嘴里。
徐岚岚跑过来倚靠在林晓翠的膝上,一双小手不停的摸着林晓翠被太阳灼得微微泛黑的脸颊,不时发出扑哧扑哧的笑声。
林晓翠一会儿看着吮吸着乳汁的徐旺旺,一会儿看着逗着徐岚岚,心里像灌满了蜜。
“晓翠,咋吃得这么夜的?”林晓翠端着碗正准备吃饭的时候,王桂花还没有走进屋就这么问。
“扯那点瓜架下的草好费时的,我想把那半丘田扯完才回来,没想到天黑得这么快。到家的时候,旺旺都哭哑了。”林晓翠一边招呼王桂花坐下,一边回应。
“现在是冬天了,白天日头短,夜里时间长啊。白天要尽快完成该做的那点活路,不要讲起话来大半天的,要做什么都给忘记了。”王桂花故意把话讲得很大声,像是在说给徐夸嘴听一样。
“亲娘,我懂得的,谢谢你的提醒啊!”林晓翠听了话虽然有些嗔怨,但还是礼貌的应着。
“哦,懂得就好,以后多注意一点,免得人家说闲话。”王桂花的话好像越挑越明。
“亲娘,今晚的月亮好明的,我们到院子里去坐。”林晓翠急中生智,提一根小凳子邀请说。她不想让王桂花把话讲透明了给在场的徐夸嘴听出来。
“今天下午和你在田埂边聊天的那个男的是乡邮电所的?村里的人都说开了,很多话我都听不下去,才到你这儿来的。”王桂花的声音很轻。
“是的,我和他是高中的同学。我们只是第一次在一起聊天,又没有——没有什么”林晓翠说。
“富贵不在身边,你一个人要注意避嫌。有男人来找,你有口难辩的。你应该晓得村里的麻丽婵的事情吧,最后喝了农药……。”王桂花真的像教育孩子一样,滔滔不绝地说了很久。
……
月上中天时,夜有些沁凉。林晓翠送走了王桂花,独自站在院子里,“月光如水,澄江河畔,有两个年轻人,牵着手,畅谈着,声音很轻和,仿佛不想惊动蟋蟀的琴声。河滩上,有两个年轻人,他们相对默默,只听见水流的声音,是年轻的心弦在奏鸣……今夜我不想走,我要用心拥抱清新的自然,深情地呼吸芳香的气息,醉美在一个人的怀里……”今天下午何喜的话又一次在耳边回响。何喜是特意来见我的,他还买了一些水果……幸好没有把他叫到家里,幸好没有把他留下,幸好没有同意他的暗示,幸好……林晓翠想着这些的时候,轻轻地舒叹了一口气。但是,王桂花提到麻丽婵的事情又重现起来。以前是听说的,印象不是很深,而这次听王桂花再一次提起,却变得更加清晰起来,仿佛是亲眼目睹的。
那是三年前的事情了。
“……我在外面拼死拼活的赚钱,你在家里去偷别的男人,你骚着的,是不是?操你妈的,你骚着,我就拿烧红的火钳杆给你钻。操你妈的坯,你想给我戴绿帽子,是不是?是不是?今晚你给我讲清楚,你跟那个野狗会了几次面?搞了多少次?……你不说,你不说是吗?我要你说为止……”这是腊月二十六的那天晚上麻丽婵的家里爆发出来的话声,一阵恶狠狠的骂,一阵噼里啪啦的打,一阵呼天呛地地哭,整个村子里的人都听得肉皮发麻,都知道胡汉琮在教训麻丽婵。
腊月底的那几天,整个赛村都没有安宁过,直到大年初二的清早,麻丽婵就在家里喝了农药,不到四十岁的命就结束了,留下了三个未成年的孩子,小的都还没有满周岁。麻丽婵就成了人们谈论的话题,三分长七分短地持续了很久。
那时徐富贵还问过自己,“要是我去广东打工,你在家也会像丽婵姐一样吗?”。
“你到会瞎说,你好像真的相信丽婵姐会去那个一样。她那么勤劳善良的,平时话都不会多说几句,我不会相信的。”
“人家都那样说了,有板有眼,汉琮肯定会相信了。但是他不应该把她打得那么惨。听说丽婵姐那几天被打的起都起不来”。
“丽婵姐三年时间都一个人留守在家里,听说胡汉琮是在外面包了一个女人后她才……可是,丽婵姐也不应该喝农药结束自己,大不了就离婚,各过各的……”。
……
这些对话响在林晓翠的耳际,她也有些后怕,但他相信徐富贵是讲理的,即使有什么蜚语流言传到他耳里,她也不会有麻丽婵一样的遭遇。
林晓翠走回房间,慢慢地撩起被子,轻轻地睡到徐岚岚和徐旺旺的中间去。
窗外的夜格外地静,没有丁点儿的声音,只听见身旁的两个宝贝均匀的呼吸。
林晓翠闭上眼睛,想起徐富贵,飘飞不停的思绪把她带到很远很远的地方。徐富贵翩翩的向她走过来,紧紧的搂着她,滚烫的嘴唇暴发储蓄已久的力量,一只粗厚的手抚摸着她的乳房……林晓翠浑身一阵燥热,那夜她彻底的失眠了。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加入河池网

本版积分规则

文艺休闲

文艺休闲

关注 (10)

请添加对本版块的简短描述
2今日 323主题

论坛聚焦

    发布主题 上个主题 下个主题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
  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